背景:
阅读新闻

校刊《晨光》第50期电子版

[日期:2015-03-24] 来源:  作者:晨光文学社 [字体: ]


 

第五十期扉页

 

山东省胶州市实验中学主办

主编:朱清文

副主编:秦瑞昌 刘新菊

执行主编:杜宝丽 

编委:李林芳 周瑞艳 郑召叶肖方翠 丁晓红

校对: 姜子涵 宋卓 潘思多 冷学琪

 

封二:第十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2014-2015)山东赛区征文启事

 

封三:校刊《晨光》征稿启事

 

邮政编码:266300

电话:053287232731

网址:hppt://www.nuozd.com

投稿信箱:shiyanchenguang@163.com

出版日期:20151

地址:山东省胶州市福州北路27

 

 

 

晨光50期目录

【高一获奖作文选登】

 

走过风雨   高一1张雪

走过匆匆时光 高一2班凌潇

走过花季 高一5班 黑小凡

流年不歇 我们成熟 高二7余佳锦

寒冷与温暖  高一级9班 颜羽萱

品读唐诗的味道 高一10  张丁元

走过那条路 高一级11高洁

生命的味道 高一12范恩召

年的味道 高一14周萌

宿舍里的味道        高一16    李春晓 

生命因你而美丽 高一17李伊凡

走过长城的一隅 高一1    周涵

冷与热                 高一1班 王梦娇

走过老屋的记忆 高一2  梁昕

冷与热 高一8班 任晓楠

走过泥泞 高一4班 张振洲

冷与热 高一4  肖怡萱

冷与热 高一14石欣然

成熟是一件美好的事 高一6谢晓瑜

走过光阴的童年 高一年5肖义云

阳光的味道 高一18李萍

 

【高二获奖作文选登】

走过乡村和城市            高二7车孟静 

走过历史的废墟 高二8付引秀

行必促道 高二7姜子涵

我们的群 高二3  王志鹏

欲仁必包容 高二16  姜瑶

鲁迅先生对话 高 二5 班刘玉霖

而不群 高二8  刘府金

生命因你而美丽 高二8  孔明月

走过梦里花落 高二18刘芮囡

走过冬季 高二7班 张梦真

走过花季——致最爱的祖母  高二3仉晨

春住何处 高二8班 杨鑫

走过饮马泉     高二4夏鹏

大丈夫各有不同 高二7  张蕾

那时花开的味道 高二13张帅

生命因你而美丽 高二11班 范若瑶

与幼安对话 高二11班 石冰姿

走过雨夜品红楼 高二18高欣

走过时光 高二8刘琦

 

【高三获奖征文选】

爱的味道   高三3班韩洪杉

走过花季 高三3安岚

“度”与“毒”尽显君子之道 高三6班刘正勋

走过花季 高三7姜瑞祥

月圆烟花冷  高三7李欢

冷与热 高三8班刘宇飞

走过青春的明媚忧伤 高三8班杨亚楠

有必要吗? 高三8班姜鑫海

走过那段琉璃岁月 高三9陈钥彤

走过我的生命 高三12冯喜雨

云朵的味道 高三11姜聪聪

清雨的味道 高三14王艺熹

柿饼的味道 高三16孙唯铭

走过菩提旁 高三17班陈仲杨

走过溪边 高三19谭一聪

在哪儿,去哪儿 高三23黄士俊

答自己问 高三23班匡佳慧

走过半个城 高三23班李晓薇

闭上眼睛看着自己 高三23班沙韶楠

 

 

 

 

晨光50

【高一获奖作文选登】

 

走过风雨

高一1张雪

人总归是要有一个不屈的灵魂去直面风雨,逆流而上,为自己想要的一切奋不顾身……终有一天,那些你曾吃过的苦,受过的累,挨过的风霜苦雨,都将一一沉淀,幻化成你生命中最灿烂的繁星点点……

一场场扬扬洒洒的秋雨,带着寒峭的北风渐渐吞噬了空气中的温度,大街上的人影稀少,大概是都和我一样不愿意在这个寒气逼人的天气里在外面忙碌吧。

被妈妈催着下楼买盐,我才从舒服的沙发上挪了挪窝,找出厚厚的外套,紧裹着慵懒的身体,半梦半醒地下了楼。刚一出单元门,刺骨的寒风迎面朝我扑打而来,沿着空隙侵入我的大衣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抱怨着这个鬼天气,加快了步伐。

路过小区花坛时,或许是太长时间没下楼了,忽然闯入视野的这一片枯黄、萧索的景色令我有些不知所措,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往日那百花争艳、枝繁叶茂的盛景,与如今枯叶垂在枝头,随风在这寒秋里瑟瑟发抖的荒凉形成再鲜明不过的对比。“看这天气,花都开不下去了。”我一边在心里暗暗感叹,一边继续大步走着。偶然瞥见路边一簇小花,带着疑惑,我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花能孤芳自赏于这样的寒秋。

走近时,我却被那顽强的生命震撼了。那是怎样平凡的一丛小花啊,淡黄色与素白色的小瓣儿紧紧簇拥在一起,甚至难以分清到底哪几瓣组成了一朵花,花朵像小拇指一般大,若散落在空中,不细看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花还是飘扬的雪。从它身上,我找不到一丝丝的雍容、艳丽或是高贵可去言说,它最大的特点,除了那从上到下都透露着的平凡,一无所有,换做往日,没有人肯为它驻足,甚至没有人愿意多看它一眼,但是今日,此刻,它就是以这样饱满,蓬勃的姿态,在这样凛冽的寒风中闯入我的视线,有些突兀,但却感动。她不曾与花坛里的那些百花争艳,只是默默绽放,当风雨来临,那些艳丽娇贵的花朵在风吹雨打中垂下了往日高昂的头,但它却不曾屈服,迎着风霜,依旧花繁枝头,用它平凡的姿态在寒秋里成就了一场惊鸿。她像一脉清流淌入我的心底,我不由地抖擞了精神,朝着迎面扑来的寒风,大步向前走去。

或许我们都是这样一朵小花,改变不了早已被决定好的身份,只能开在路边,争不了百花的艳,但当风雨来临,我们也将选择盛放,任凭寒冷与苦痛怎样折磨,走过风雨,将是一种震撼人心的姿态,那是穿越灵魂的美。

 

 

走过匆匆时光

高一2班 凌潇

    当海阔天空,狂潮退散,回忆的海滩徒留浅淡的车轮痕迹,像一圈恒久的年轮。

                                                            ——题记

灯昏夜长。整夜,姥爷独坐灯下,摩挲着那只旧车轮。车轮大如手掌,边缘凹凸,轴承斑驳而坚固,是年代的馈赠。姥爷用手指抚过那些沟壑,犹如时空隧道入口的守望者,理顺时光的丝。

我在门边窥伺,望着姥爷。姥爷并未发觉,只是凝视着旧时光。

儿时晚饭,黄酒小菜过后,姥爷喜讲往事。精彩片段,往往在他微醺的时分不经意漏出。

那年妈妈一岁,舅舅稍大,姥爷用一块五买了四个车轮。他的手是巧的,拾些木条,抓些钉子,便敲打出一辆婴儿车。在哈尔滨齐膝深的积雪里,姥姥紧牵着舅舅,姥爷推着妈妈还乡,披霜戴雪却容光焕发。

所有青春作伴,儿女和谐的天伦之乐全部复活。儿时的我梦不到那车辙印里的艰辛岁月,却分明听到车轮之上满载的笑语,留连不去。

三十年。漫长岁月足以让车身朽烂,而那车轮作为时光的见证,坚实依旧。姥爷虽退休而心未闲,终日敲敲打打,直到一天,小小的我迈动蹒跚步伐奔到墙角,惊见停在那里的,一辆崭新的婴儿车。

所有和暖的春日,姥爷用小车推我散步。扶手上挂满他亲手绘制的认字卡片,车动风过,便发出簌簌的声响。街头所有新奇之物,将我的小眼睛引得忙转不迭;每当我读出一个单词,或者认出一幅车牌,或者向公园里的新婚夫妇致以祝福时,无论言语如何稚嫩,认知如何笨拙,姥爷便大笑,抚着我的头。姥爷的性格是内敛的。那时往后,我极少见过他如此欢欣。他的眉眼弯起来,皱纹掬起来,甚至鬓边极少的白发也随着光线的变换而灼烁。真的,稚子面前,老人亦是稚子。

那些车轮托举起我的童稚时代,轻细的辘辘声,如一声渴望成长的呼唤,唤起我们共同的幻梦。

丝瓜架下。我读书,姥爷翻查旧物。须臾,随着上层的纸箱哗啦啦的落地声,儿时那辆小车,被他吃力搬出。他的身形低矮下去了。前天他将大电扇搬下三楼时,扭到了腰。姥爷坐在墙角,举起锤子向那废旧的板车砸下去,将车轮收好。木板碎裂的声响,在耳膜上划出空前锐利的波形。一枚车轮辘辘滚远,姥爷弯下身摸索着去找,我急忙拾起递过去,瞥见青筋跃动在他的额角,愈发花白的发,被汗水浸成惨白的一团。心中陡然起了波澜。

“为什么要砸掉它?”

“车子旧了,不中用了。”

姥爷整夜独坐,摩挲车轮,反复检视,敲敲打打。虽年过七十,而手脑敏捷一如年轻模样。灯光清晰了他的皱纹,模糊了他的白发。十五岁的我在门外窥伺,恍惚听见车轮细微的响声悠悠传来,伴着时光,浅淡留痕。

数日后,我看见初生的表弟卧在小车中。姥爷总念叨着孙子,他此刻的微笑,像一份跨越时空的传承,一部缓缓开启的书简。

时光的痕迹,刻在老者的面容里。融在初生者的长梦里。

 

走过花季

高一5班 黑小凡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光微醺,天空净蓝。不知名的花朵开满河畔,清香氤氲了整个春天。

    唯我一人踏春,独自欣赏这满城春意,景不变,情不变,只是人在变。

    记得那年春天,你我相拥来到这个河畔。彼此躺在这片细腻如丝的花毯中,顿觉心旷神怡。望着天空,我们慢慢细数着:这片云彩像棉花糖,那片像.....一侧脸,触到你澄澈的宛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长睫毛投下扇形的影子,一颤一颤。日光正好,把你白皙的脸旁映的扑红,笑魇如花,两颊分明写满了满足。

    你突然起身朝花丛中走去,我一怔,只见到你衣袂飘飘,及肩的长发在风中飘扬,我曾在梦中反复梦到这个场景,殊不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奔跑时的身影。

    不一会儿,你又忽然跳到我面前,手中拿着两朵淡蓝色的花枝。“真漂亮!”我不禁感叹道。你微笑着,指尖轻轻触过我的发梢为我戴上这朵蓝色的花环,还故作惊讶:“哪里来的花仙子!”夜一般的眸子弯成了月牙。“这呀,是风信子,我们之间的友情就像这朵花,表面上虽然平淡无奇但却芳香依然,十分美好。我相信,时光和距离会把这朵花销蚀的失去原本的蓝色,却不会冲淡它的芬芳!”你神情严肃,而我却一如既往的天真幼稚,竟未曾察觉到你嘴角转瞬即逝的笑意和眉宇间淡淡的浅愁。

    四季,弹指老却。

    秋意微凉,你只留下一张长发及肩的照片,一个MP3和一份长长的信就搬离了我的视线。我站在原地目送你,竟一时之间缓不过神来,脑海中美好的片段一幕幕重现,你走了几步,回眸冲着我大喊:“记得时光和距离不会把友情冲淡!”夜一般深邃的眸子弯成了月牙,你及肩的长发在风中飘扬,衣袂飘飘。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你真的离开了。

    嫣然回首,花开花谢,谁是谁的风景;春去秋来,捻指流年,谁是谁的过客?

    一个懒洋洋的冬日,一阵急促而热烈的铃声传来,惊扰了我酣睡的美梦。当我听到这越洋电话的瞬间,我便怔住了。两年时光过去了,两年来都没有联系,那一串风信子也早已变成了我最爱的书签,我曾固执的认为我们不会再遇见,而在大洋彼岸的你早已忘记了我的存在。可如今那一抹淡蓝仿佛再次串联起我们之间两年来未曾联系的空白,记忆中尘封的碎片与花季有关,与青春有关却与遗忘无缘。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正如你信中所说的:“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依旧要每天笑魇如花。时间是一场永不停歇的旅行,未来或许你会成为她人的掌心至宝,但在属于我们彼此的花季中,友情不会被时光和距离冲淡!”

 

流年不歇 我们成熟

高二7余佳锦

或愿或不愿,我们都在一点一点的成长,长成高大挺拔的白桦树,长成健步如飞的斑羚,长成我们曾经幻想过的那个自己,这个时候,就能从长辈的问候里,嗅到一丝陌生的味道:几年不见,成熟了不少呢。

是的,成熟。在日出日落间,在花开花谢里。

以不同的姿态。或许是日渐增长的身高吧,或许是生日蜡烛变化的数目吧,或许是略带疲倦的笑容吧,或许是小小心思里的一抹忧愁吧;当酒窝里再也掩不住的韶光溢出,流淌了一个夏夜的梦,当眼睛里的灵动满载,闪耀了一个夜空的星,在白驹过隙时光的脚步匆匆走过,于是,我们成熟。

就记起来小时候长辈们问:“长大要做什么呀?”回答总是很天真:“要做企业家、艺术家、作家、画家……”言语里掩不住对未来的盼望,要这时再问,只会羞涩的说:“做个工程师就好了。”或许成熟,灼伤了稚嫩,但追梦的脚步,从未停止。

两年未见表妹,再度相见,她的变化之大,已经数不出来:她早已脱去活泼好动的外衣,成长成一个真正的小淑女:她已不再辨不出东西南北,可以成为一方小向导;她不再含着饭菜说话,不再乒乒乓乓的乱翻抽屉,不再大摇大摆冒冒失失的走路……她习惯了新的习惯,会在买东西的时候向他人点头微笑说谢谢;会主动在公交车上为老人儿童让座;会在老人摔倒到后快步上前扶起,然后叮嘱他慢些;会自己洗衣服整理房间向刚刚下班的妈妈问好……太阳依旧升起依旧落下,刚起的秋雨还是会淋湿树梢,然而,她已不再懵懂,成长起来。或许成熟,教会你如何承担。

也许经历了悲伤,经历了心痛,经历了泪眼迷离,经历了西北风掠过后的兵荒马乱,懂得了承担,懂得了隐忍与谦让,懂得了默默付出,懂得了抬头看天然后眼泪流进耳朵的感觉,然后,我们更加成熟。

又是一个雨天,我抬起头,眼神跌没在灰色的天空,风吹过来,吹乱我的头发,发丝微扬间,我就突然的,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的我,喜欢秋天,思想天马行空,在缤纷落叶上走过,酝酿纷繁冗杂的梦,在金戈铁马中沉醉,感叹着诸葛孔明的料事如神。我像一株小草,在岁月的车轮旁默默成长,在知识的滋养下更加茁壮。我抓不住时光先生的燕尾服,秋雨后湿润的风只能从指尖滑过,转瞬即逝,但我会将那段鲜衣怒马的记忆封存,保留在最珍贵的位置。或许这也是一种成熟,教会我,要一直向前看。

考试失败会哭,而且无比悲伤,这便是我刚入中学的真实写照,那个时候的同桌是一个调皮的男生,看见我哭,就突然手足无措起来,然后正襟危坐着,一边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尽量优美的措辞,一边很认真的像我讲明失败是成功之母这样通俗的道理,直到我终于破涕为笑,并且下决心更加努力,心里小小的凤凰终于涅,获得重生。或许成熟,是一种陪伴后的温暖,是一种彷徨后的坚强。

曾在一本书上读到过:一个人成熟的过程中,需要克服很多很多缺点,比如说咬指甲,玩泥巴,任流鼻涕流下来;比如说不愿意洗漱,不愿意早早睡觉,不愿意自己穿衣服……而当我们真正克服了这些后,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让曾经的我们羡慕的,渴望变成的人,一个有了自己的和思考的人,这或许,也是一种成熟。我们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毫无抵抗的,在流年里长大,并且成熟。

天高且蓝,一碧如洗,西北风来势汹汹,冲尽一个夏天的温度,掀落了一片片枯黄的叶,是秋天,我望着深邃的天空,有谁家的信鸽掠过。似乎有那么一瞬间,风停了,我听野草长大的声音。

 

寒冷与温暖

高一级9班 颜羽萱

深冬,寒冷降至......

大雪浸白了庭院,仍在毫不吝啬地挥洒鹅毛。眼看着那院落里的不速之客越积越深,我在暖洋洋的厅里早已坐卧不安。不知是什么想法驱使着我抓起那把斜靠在门后的铁铲,推门而出,清理在小院里没脚的白雪。

“嚓—嚓—嚓”,雪像似积得久了,几铲之后却深入不得。仅仅几分钟,我的双手冻得就像小馒头无异,白里透红。苦笑了声,随手将铲子掷到一旁,有些艰难的抬起冻得麻木的双脚,朝我的温室移步。

“嘿嘿,这就扛不住了?这要是在东北,整个冬天你也出不了门喽!”

耳后莫名的回响起一个浑厚的男声。熟悉亦陌生、清晰又模糊,是谁?我下意识的回望四周,其实我知道,不会有人。呆站在原地半响,又像是被谁驱使般的走过冰冷的雪地,拾起那锈迹斑斑的铁铲。眼中的迷茫继而转为恍悟,那恍悟中又似乎掺入着与这寒冷格格不入的温暖!

原来是你......

“谁说的?我最不怕冷了!”小女孩噘了噘被冻得微微发白的小嘴,有些底气不足的反驳道。

“哦,那二爷爷我和你一样,从小咱就不怕冷。”那好像金属般雄厚的东北口音好像是把小女孩吓了一跳。“爷爷,你说话声音好大。”我夸张的捂了捂耳朵:“能不能小点声......啊!”突然一阵冷风吹落了我的绒线帽,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一双粗糙黝黑大手,从身后冒出,轻轻的把浑身打着哆嗦的我抱在怀里,我红彤彤的脸颊紧紧靠在二爷宽阔的胸膛上。

“呀,好暖和啊。”不经意间,我竟然细语出声。抬头怔怔的望着他沟壑纵横却黑中闪烁着奇异光亮的脸庞,如溪水潺潺拂过心头的安静,自然而然的蔓上心扉。“冻坏了吧,小丫头,二爷身上可是暖和。”他得意的笑笑,眼里流露出几分怜惜,用力的把我往他怀里紧了紧,但我已经不那么适然了,他身上的烟草味实在太浓了些。

“烟味!好呛啊,我最讨厌烟味,讨厌抽烟的人!”我愠怒地娇喝道。他显然一愣,继而小心翼翼的把我稳稳放下,搓了搓手,憨笑着轻声说:“刚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抽了一根儿,呛着你了吧?”我未回应他,转身朝屋里窜去,积雪深可没膝,步履稍错,我漂亮的摔了一个驴打滚,“哎呀,慢点!急什么啊丫头。”“哼!”我极力爬起来,红着脸趔趄进屋。身上落着雪花,还保留着他的温度。

“嚓—嚓—嚓”,雪花温暖成了水珠,我推开铁门中间的小窗,只见茫茫的雪地上,那高大结实的身躯正在用一把光滑锃亮的铁锨清除庭院里的积雪。铁锨上下飞舞如龙蛇游走,那所到之处的银白在渐渐消失,寒冷随着他的到来而被湮没。

那个有着一身烟味儿的,对我疼爱有加的二爷,如同旺盛的火苗,能消融积雪,就像驱散寒冷的火焰,从东北来到这山东沿海小城。

当初,爷爷从山东到东北当兵,一当将近三十载,二爷也从山东去了东北。后来爷爷部队转业回到胶州落户,二爷一直留在东北从事农事。每当春节左右,二爷便从东北来到这里看望爷爷。时常,爷爷酒后微醺时,常常谈起他,大大咧咧的山东汉子,对我却是百般怜爱。

“萱萱,叫你二爷吃饭了!”奶奶慈祥的声音混着锅碗瓢盆碰撞声,拐着弯儿的传进我耳中。

很不情愿的嗯了一声,自从他来到爷爷家第一天,爷爷家留给我的小屋便每日烟雾缭绕,每每我都捏着鼻子进去,大口喘着气出来。此刻,我如往常捂着鼻子推门而入,却呆滞了一下。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盆丁香花,散发着泌人心脾的清香,烟雾再无踪迹。二爷正靠床看着书,安静,又一次拂过心间。窗外的鹅毛大雪仍在飘落,这寂静的小屋里却是温暖四溢。我缓步轻轻走近,拥着他铁一般的臂膀,将头埋进他的胸膛,这一瞬间我的心与他火焰般的相近相知。

“嘿,丫头,二爷这屋给你弄得咋样?”

“被你吓着了,二爷。”

“哈哈,为啥啊丫头?”

我只是微笑,没有回答,却将头埋得更深了。

为什么?难为我看到了,看到了那寒雪中的烈焰,看到了那火一样的赤子心,看到了那包裹着整个深冬的光与热汇集的灵魂-----您的心,您的爱!

两个交融的身影渐渐淡开,那个高大的逐渐地被时间湮灭,剩下的身影逐渐变的修长长大,最终化成了一个站在雪地上发呆的少女,手里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铲。她的心里永远铭刻着那个寒冬的下午,及一个炽热的灵魂......

品读唐诗的味道

高一10  张丁元

一簇白雪净了心房,一池碧水恐沾新裳,谁把文字写进青春,谁的诗行文采飞扬?

年华在左,诗歌在右,且行且尝,且珍惜。品尝这积累下来的幸福,随着光阴流水的沉积,愈发有味儿了。

羡慕唐人,崇拜他们流芳千古的佳作——唐诗,渴望生活在那个洒脱、辉煌的时代,起笔就是名篇。从初唐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骆宾王的“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到盛唐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再到末唐杜牧的“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牛郎织女星”“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李商隐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句句古韵,篇篇经典,鲜明清晰地展现了唐之兴衰,将那贯穿中华上下五千年的精神传统演绎得淋漓尽致!那些诗篇,是那个时代的精华,有如戴着镣铐的鸟,虽亦步亦趋,却可在笼内展翅翻腾,将风起云涌的盛唐活生生地呈现在后人眼前。

唐,永远是盛唐,它盛在诗家,盛在诗篇盛在内涵丰厚的文化底蕴。它夺目的光彩,经千年历史长河的冲刷仍熠熠生辉!盛得好痛快,好酣畅啊!

我品唐诗,便如品到薄荷糖一般,先是品到诗中所蕴涵的历史印记,深刻,明了,心中随着诗人的人生坎坷而起伏升落,悲悲喜喜,仿佛辛辣在舌尖曲折地蔓延。多品几遍,心中渐渐宁静下来,对诗人的思想经历了然于胸,便怀淡泊之心,反复诵读,有如薄荷糖的糖衣化开,留下内部甘凉的糖心。再次欣赏,就觉得与诗人感同身受,又不乏自己的感悟,深入浅出,豁然开朗,就像薄荷糖已全然融化在口中,清新凉爽,余香弥漫,回味无穷。就算余味尽消,日后再见,也会记忆犹新。

犹然记得小时候背得最熟的《春晓》。后读李清照的《如梦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一句令我一下子联想到“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意境。但再细品下去,前者以“瘦”字状海棠的由繁丽而憔悴零落,显得凄婉,表现了作者对花事和春光的爱惜,以及女性特有的关切和敏感。在《春晓》一诗中,孟浩然选取了清晨睡起时刹那间的感情片段进行描写,